轩辕忆墨

垃圾写手+废柴歌姬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7】

……重发,我真的是fong了才会忘打tag

感情线有进展啦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觉又是半年。

已是弱冠的孔明越发丰神俊朗,黄承彦这半年几乎隔三差五的带黄月英上门,他们两个在书房不知谈些什么,他闲得发慌,只有个黄月英志同道合,便整日的和黄月英泡在一块。

此时黄月英正研究着一张图,不时向他这里插两句话,句句在理。

孔明不禁感叹:“月英果然不能以寻常女子计。”

正苦思冥想的黄月英一笑:“自然,不过孔明既是有这般闲心,倒不如帮月英看看这张图。”

“图?”孔明很是好奇,什么图能把她难住?伸头看去,却是吃了一惊。
一个个机括、零件凌乱地绘着,一眼看去,饶是他也没有看清这是什么东西。

“我在我家一本书中翻到的,当时这图差点给当废纸扔了,却刚巧给我看见,颇觉精妙,只是原来那张已是破的不能用,便取了来摹了一张,果然精巧,只是画工不精,见笑了。”看孔明愣住的反应,黄月英早已料到,这图乍一看凌乱不堪,却暗藏玄机。

“这图纸……看连接处,似乎不像寻常器物,却不知是什么精巧东西。”孔明还是没看出什么所以然,不过根据那图到能模模糊糊的构建出大体框架来。

“如此,便告辞了,来日再会。”黄承彦的告辞声传来,黄月英皱眉,怎的感觉她父亲的声音今日颇为热情?

也不多想,“那这图便下次研究吧,月英告辞。”

“慢走。”

今日确实不同。

诸葛玄不知道在想什么,黄承彦走后居然又拉着孔明谈了半晌,奈何孔明被那图摄了心魂去,一脸心不在焉,偶尔赏脸答两句,也是牛头不对马嘴,诸葛玄无法,只得是放他走。

且不说那图如何,孔明这一走神,却是错过了大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你们知道那张图是什么吗??!!!!

一个置顶

你好,这里轩辕忆墨,幸会
小透明文手,玄学更新,感谢各位赏脸的姥爷
门牌号1343092609
主混全职,有意向入坑凹凸盗笔杀破狼欢迎安利
脱坑王者(高亮)
头号男神丞相大人诸葛亮二号叶修不接受反驳
只要你吹亮我们就是好朋友
骂正史向刘某也行
杂食,但天雷玄亮,一丁点都不行,拒绝二人同框,取关拉黑别怪我没提醒你
并不是刘黑,单纯看他不顺眼而已
不太看的惯懿亮,如果不是什么神文就算了
目前主业是算尽天下和学习和学习和学习
偶尔掉落王者HE向小短篇全职同人
正史向cp大概无雷点,比较接受无差或者是清水
毕竟是真实存在过的人物,尊重古人(虽然写同人就有够不尊重了但还是请不要当成什么无脑恋爱向)
有原创的打算毕竟我的大纲已经在word里躺了半年了

好像没什么说的了,那么,各位,初识安

占tag致歉
群宣一波
开卡拟开物拟开时期卡拟物拟原创交设
配套戏群现代风血族paro已开
群内叶不要脸张二花诚招cp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6】


篡改正史预警
沙雕脑洞预警
小学生文笔预警
本文只为圆心中遗憾,还丞相圆满结局,与正史不符之处均为个人脑洞,轻喷
隆中对之前全是脑洞,之后走正史路线,不喜勿看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诸葛氏到现在,已是人脉凋零,不复荣光,如此乱世中苟且,怕是哪天便给哪个闲的寻了事端。

只想寻一明主,争一遭天下,不负平生所学,若有余力,不求如何显赫,只求得偿所愿,谋一个太平人间。

“走罢,我与你叔父谈了,今后,你便先跟着他,我这水镜山庄虽好,却不该是你蹉跎之地,下山后一切只靠自己打点,不求你扬名显贵,只求你一生顺遂,天意不弄人。”水镜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孔明身边,微微叹息。

“师傅,你守着这山庄,所为何事?”孔明其实很是不解,他师傅这般才华,比他们几个师兄弟简直是天壤云泥,若是避世,又何必培养这么一代代弟子入世,翻覆天下,若是谋世,何不自己出手,却要如此大费周章?

“百姓安乐,天下太平,毕生夙愿,别无他求。”微叹,谁不想一世安宁,只是生在这乱世,便有太多的身不由己,他能做的,不过是落几颗子,扰一扰这局面罢了。

“我自担天命,断没有亲自出手扰人命格之理,只是既逢乱世,天下群雄,图名者有之,图利者有之,只是那能笑到最后的,必是图民之人,心怀天下,一生所望不过民众安康。这般人,才能当得起英雄之名,如那龙一般腾云吐雾,翱翔九天。你们师兄弟几个天纵之才,断没有在我处蹉跎光阴之理,若有一日得了天下,也算是圆我毕生所愿 。”

百姓安乐,太平天下。

孔明敛袖一躬:“承蒙师傅两年教导,徒儿感激不尽,徒儿定竭尽全力,谋这太平天下。”

转身离去,再未回头。

荆州

来到刘表处多日,诸葛氏本就望族,只是家道中落,借刘表的光,叔侄俩个倒是在当地豪门间混了个脸熟,不过对于孔明这不是什么好消息--现在孔明只想彻底躲在府中不出门……

这么些个娇娇女是哪里来的!对于一向不曾遭遇过这般事情的的孔明来说,当真比那十万大军还难办些。

好容易推了今日的会,回了府,孔明一脸生无可恋,却听得一声轻笑传来。

寻声望去,却是一名女子,一身红衣,白纱敷面。

是了,孔明才想起来,这几日叔父这里有旧友来访,听得他们家女儿也是智谋无双,颇有见识,所以不作闺阁女子养,看这架势,怕就是眼前这位。

果然,这女子躬身一礼,便又笑道:

“公子风华,美人在旁,怎的一副苦相?”

明知故问。

孔明一礼,面上一派温文:“那般庸脂俗粉,怎的入的了在下的眼,若是姑娘也作这般姿态,在下却要惶恐不尽了。”

毕竟还是姑娘家,黄月英一僵,一时间却答不上话来,回过神来也不示弱:“公子倒是牙尖嘴利,可惜这么副好皮囊,调戏姑娘家倒也熟练得紧。”

孔明倒也不恼:“在下失礼,黄姑娘是否第一次来此地,不如在下领黄姑娘游玩一番?”

本就玩笑话,较真了才是真真的无趣,黄月英当下也笑道:“家父来此地拜访倒是多次,可此次来,贵府却是多了许多景致,有公子陪我游历,自是幸事一件。”

两人在府里游得愉快,书房里两人却另有想法。

诸葛玄与黄承彦谈的尽兴,却听得屋外廊中两人笑声,黄承彦识得是自家闺女的声音,有意望去,佯惊道:“贵公子与我家小女怎的谈到了一处?”

诸葛玄也是一惊,看过去,却是真事,半真半假笑骂道:“这小子,前些天看那些个大家闺秀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不愿,今日怎的主动起来?”

黄承彦有心把他俩凑作一对,水镜之徒那个不是经世之才,自家闺女与这小子可谓天作之合,怎能不高兴?

所以说,这两人的思想是出奇的一致,两人都是当世大才,没得配个庸脂俗粉纨绔子弟平白埋没了。好容易碰上个合眼缘的,自然要撮合一番。

多年后孔明回想起来,还是感叹他能娶到黄月英,这两人乱点的这出鸳鸯谱倒是出了大力。

既然要撮合两人,那黄承彦几次三番上门都带着黄月英是有道理的不是?

自己叔父的这些小心思,孔明自是不知,若是知道了,怕是要整天躲房里。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5】

周瑜已有些醉意:“呵呵,小师弟却是谦虚,论天纵之才,哪个比得上你?”

顿了顿,又开口道,“如今天下大乱,汉家天数将终,各路豪杰并起,倒是不怕没有我们师兄弟的用武之地,只是日后若是敌对,我们倒是难办。”

郭嘉浅笑:“公瑾不必担心,人各有命,情谊一场,若是日后对上,我必会留上一线。”

周瑜大笑道:“师兄果真知我心也,那便如此约定,各为其主,各谋其政,却不能坏了兄弟情谊。”

两人相谈甚欢,诸葛亮却无端的有些烦躁,只为“汉家天数将终”这几个字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本能地有些反感这话。

难不成自己还和汉室有缘不成?

诸葛亮笑笑,至少,他现在是不信的。

但这不妨碍他不爽:“两位师兄各有打算,亮也不好多说,只是汉室将终这话可万万不可再说了。”

周瑜只道是他维护正统,也不甚在意,笑笑便过了,又是接着举杯:“今日小师弟便罢了,奉孝你这酒仙可是要和师弟我好好喝一喝,才不枉这兄弟之情。”

又是一顿痛饮。

只是终究曲终人散,这场饯行宴,终是散了。

人生在世,不过几多欢聚,几许别离,纵使不甘不舍,却也难逃这天命难违。

这冬风,当真刺骨。

来年开春

已是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走入水镜房中:“师傅。”

水镜看着眼前长了不少的诸葛亮,颇为欣慰,虽是有些波折,终是没有负了故人所托:“你叔父上山来寻你,你在这山上也有些年头,也该入世了。”

叔父?诸葛亮皱眉,他可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尚存的亲戚,还是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。

“是了,你父亲的胞弟,名玄。”

叔父……真遥远。诸葛亮默默咀嚼这两个字:“却不知何事?”

“倒也无事,只是你也该见见你的家人,几年后你的及冠礼总不能师傅我主持。”

想的到是长远。只是诸葛亮面上依旧沉默。

水镜到也不急:“罢,过几天,你叔父便会来,到时再说罢。”只是还是心疼,他这小徒弟,命里注定是一生坎坷,他能做的,只能是在天命之下,为他谋些许温暖,让这一生不至于太过冰冷。

只是几天时间很快过了,诸葛玄也上了山来。

“兄长。”眼前面容和他几分相似的少年微微激动地向他问候。诸葛亮内心却毫无波澜,是他小弟,诸葛……均?

好像是的,他叔父有些过分热情,不知是不是太久没见他这个侄儿,那语速好像要在一天之内把这十几年的话都说完一样。

这直接导致了刚见面的他晕晕乎乎的,到现在头脑还有些混沌。

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他这叔父……还真是强大。

默默不语,他师傅精明,他现在的功力,自是辩不过师傅,这点他认,可他这叔父也是强悍,完全不给人插话的机会,倒也不失为一种手段。

吐槽完毕,终于是将注意力转到了正事上。

“去荆州?”

“不错,朝廷前些年派了那朱皓代我的豫章太守,正好我与刘景升有旧,先去荆州投奔他,暂且寻一地谋生吧。”诸葛玄也是很无奈,他那大侄子早早去了江东,他也不好叨扰,可这两个小的……真是无奈。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4】

私设预警!!借鉴部分八奇设定,致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两年后

孔明看着眼前的山庄,当年知道父亲的安排时,尚有不满,只是真正走下来,才知道这两年是他生命中从未有过的温暖,师兄们彼此间感情都不错,偶尔的小摩擦也是无伤大雅的玩笑,比如现在……

“喂,公瑾,这次又是小师弟赢了。”郭嘉笑道。

周瑜颇为崩溃的丢下手中棋子:“小师弟你就不能手下留情些,让师兄我赢一次呗。”

郭嘉只是笑:“所以说不能和小师弟下棋,公瑾何必跟自己过不去。”

一阵笑语。

孔明已经在收拾棋子了,让让周瑜这种事,两人都明知是玩笑话,周瑜那般傲气的性子,真是被他放水才胜过,怕是气的比现在更厉害。

本是轻松的气氛,郭嘉却突然严肃了脸色:“两位师弟,我却要下山了。”周瑜一愣,却突然明了:“要不怎么说你今天有空看我俩下棋,怎么,师傅催得那么急么?”
郭嘉点头:“不错,在山上也几年了,师傅前几天便吩咐我下山去,这还是迟了几天。”

“师兄保重。”孔明并没有说什么,他这便宜师傅,也就是对他柔和些,他这几位师兄可都是被师傅的魔鬼手段培养起来的。

故而,师傅有命,他们是断不敢拒绝的。

孔明那里想得到,不是水镜对他柔和,单凭当年水镜和诸葛珪的恩怨,他就足以被水镜折腾上个十遍百遍,不过是孔明因着身上剧毒之事,本就体弱,不好像其他几个那么严加管束罢了,这个例破的,空前是真的,绝后估计也差不多了。

只是奈何今日必定要再破一次例。

“公瑾,奉孝,你二人一同下山,故非我所愿,但如今天下,这般局势,容不得为师犹豫。”

水镜看着眼前的三个徒弟,都是智谋绝代的一代天骄,那般光华耀眼,那般意气风发。

虽是久不出山庄,这天下大事他也有详细听闻。

董卓已然被诛,正是群雄并起之时,乱世出人才,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好时机。

兖州乱军起,曹操不会不管,孙坚在袁绍手下不得重用,孙策更不会,只怕不出多日便会另谋出路。

他曾看到过一些事情,不敢相信,不愿相信,可天命难违,他只得按照既定的轨道走下去。

“是。”周瑜和郭嘉两人虽是不舍,只是也无可奈何,师傅一向说一不二。只得是收拾了东西,明日便下山去。

“师兄可有打算?”诸葛亮举杯,虽是华佗千叮咛万嘱咐他的身体原因不能饮酒,只是师兄将下山,日后怕是再难得见,今日这饯行,也得破一次例。

“我许是先回乡吧。”周瑜仰头一口喝干杯中酒,“奉孝的藏酒果然绝世。”

“多谢公瑾夸奖,不过是多埋了些时日罢了。”郭嘉执着酒杯,温温地笑,“我便先去北方寻旧友罢,寻不得良主,作个教书先生也罢。”

孔明有些伤感,两年朝夕相处,如今却要远离,再难得见,且不说有无良主赏识,只怕投身势力不同,日后几人便注定要你死我活,“如今乱世,两位师兄天纵之才,定是有所成就,扬名显贵,亮在此敬两位师兄一杯。”

几人喝着聊着,不觉竟是晌午,用罢午饭,两人便别了山庄,负着行囊下山去。

不必想两人是否会异彩,那已是毋庸置疑,只是忧心日后对上,几人该如何自处。

俗世纷扰,哪里能找得到真正的清净之地,水镜山庄不过是浮生里偷得的片刻安宁,从来不该沉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公瑾和奉孝都下山啦,水镜不会拖很久的,前面的部分直到隆中之前都是本人私心,想看一个乱世中坐拥王朝的亮亮,隆中之后走正史,作者完全没有对军事政治的深入研究,全凭脑洞,有谬误之处欢迎指出,最后结局当然要改,丞相一定会夙愿得偿!!这篇文的目的本来就是这个!!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3】

私设如山,避雷警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只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水镜紧紧皱眉,强忍住对两人大发雷霆的冲动。在外等候的庞士元看师傅这脸色,便暗道不好:“师傅……”

“放心,命倒是没事,只是下的药太狠,你们小师弟的身子受不住,只怕是再无法习武。”水镜也是很无奈,这次还是苦了这孩子,奈何自己还没办法出手解决。

只是孔明的事只能是这样,旁边可还有一人呢。

水镜看向云使,这人自从进山庄就一言不发,既然是诸葛珪选出来给孔明的人,能被这样变相的托孤,自然值得信任,可水镜山庄毕竟留不住他。

云使一身武艺,在这乱世是注定要大放异彩的存在,留在这里却是可惜。况且孔明注定要入世,那是他无法逃避的宿命,以云使的性子,自然要跟随。

“你是诸葛珪留给孔明的云使。”陈述的语气。

“是,老殿主嘱咐我跟随少主,不论如何。”云使当时还有些不解,云殿的少主还会跑不成。现在看来,虽然他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情况,不过那两人定然不是来投奔那么简单,老殿主只怕早已算到这些,才让他不论如何都跟着孔明。

“孔明几年后是注定要入世的,你留在这里,却是可惜。”水镜道,“我给你一个身份,你便先下山去,正值乱世,你的一身才能也有用武之地,待几年后,你便去寻孔明,也圆了诸葛珪的遗愿。”

星云使不语,他自是要跟着少主,几年后去寻也不是不行,可这些人……

水镜看出他的犹豫,也给他下了一剂定心剂:“你也看到了,你家少主是我的小徒弟,那可是当年诸葛珪丢给我的包袱,只怕他早已算到眼下这般情况,这才托付给我。之前你推荐给孔明的那人,姓庞,名统,字士元,人称凤雏。连同你们称之为神医的那位,都是我的徒弟,孔明的师兄。”

听得凤雏之名,云使一下便放下心来:“如此,便请先生赐名。”

“你是云使,取个云字,随个赵姓,既然用的是龙枪,字便唤作子龙。”

赵云,赵子龙。星云使默默重复了一遍,单膝跪地道:“谢先生赐名,赵云这便别过先生,先生对少主之大恩,没齿难忘。”

言罢,提起龙枪,头也不回的下山去,虎威将军的传奇,自此开幕。当然,那是后话。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2】

lo主对服饰风俗等方面均无研究,如与正史有偏差……还是那句话,半当私设半当谬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事实证明,水镜派庞士元过来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在不知道多少次经历了云使的“摧残”后,庞士元做出
了一个英明的决定。

“你故意的。”华元化面无表情,天知道他的内心有多崩溃,不过是过来给小师弟做个检查,怎么就摊上了这档子事。想想刚才云使与他的谈话内容,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“神医大人既然如此关心我少主的身体,想必也不会介意入我云殿,左右神医即使不入,也是要时时看顾着我家少主,倒不如索性入了云殿,名头也正当些。”庞士元一脸的“看我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”,只是那一脸笑怎么看都不像是关心。

华元化依旧面无表情:“说到底你还是看我不爽。”庞统的诡辩能力他是见识过的,对于这个人,一定要先下手为强,把天聊死,若是真的任他说下去,那后果……

华元化就不知道庞士元这性子是怎么当的起神兽之名的,明明就是一只狐狸。

还是千年成精的那种。

庞士元果然一噎:“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”

对你绝对不能,华元化默默道。

庞士元严肃了脸色:“虽然也是看你不爽,只是也真的需要你留下,如今小师弟这边不太平,明面上的算计自是不惧,只是小师弟这个身子,就怕他下什么阴损的招数,别说是什么狠药,便是温和些的,只怕小师弟也受不住。”

华元化自是知道轻重,倒也是沉吟半晌,道:“如此,那便留下助你便是。”

只是,怕什么,来什么。

“又是一波。”云使拖着疲惫的身子道。武服上的斑斑血迹彰显着刚才惊险的一幕。

“这样下去,不是办法。”华元化看着云使走进来,丢给他一瓶伤药。

庞统这边也是满脸的愧疚,若不是他一时不察,哪里会让人给钻了空子。如今小师弟的身子不见一丝好转,云殿是不能回了,谁知道司马仲达在那里有多少布置。只是如今暂寄身在这荒村也不是长远之计,不是没有相过回水镜山庄,只是……

庞士元颇为犹豫地看了看旁边打坐的云使,再怎么说,他也是云殿的人,若是将小师弟带到水镜山庄去,那便定是瞒不住他。这人虽是助了他们,可焉知他是否可信?

“如今之计,只能是带小师弟回去。”华元化突然开口,也不避讳一旁的云使。

“师兄!”庞士元一惊。

云使此时也早已醒了过来,听得这话,也是大惊。只是看到华元化那双平静无波的眼,便是什么都懂了。

“我既出自云殿,便自当跟随少主,无论何时。”云使开口。

华元化眼中闪过一丝满意,不愧是诸葛珪看中的人,忠心却也聪明。

这般说了,庞士元虽是仍有犹豫,怎奈的是真的无法,也只能先把这些放开。

水镜山庄

屋内,水镜一脸的风雨欲来:“你们便是这么护着他?”庞士元此时简直肠子都要悔青,若不是他一时大意,那里要遭这种罪,华元化也是立在一边默默不语,这事的确是他们之过。

看着两个徒弟这般模样,水镜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叹一声:“华元化,来给为师打下手。”

华元化忙不迭地应一声,师傅的医术可远在他之上,小师弟定然有救。

算尽天下,予你盛世繁华【01】

本文略修,采用部分原设定,详见百度贴吧同名贴
亮英智商组赛高!!!
本文he!!!各种意义上的!!!
未能对三国历史深入研究,历史事件全部来自陈寿三国志,年份或细节上的谬误请视为私设或疏忽,与史实不符之处请谅解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能再这样了,水镜紧紧皱着眉。

这次虽是说不知怎的药性突发,可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人下了狠手,势力是可以慢慢培养的,只是孔明等不了啊。

罢了,只得是让士元过去了。水镜叹息。这小徒弟是真不让他省心,可是两个都动不得,他也是无奈。

有人来投奔?恢复了些许,刚能起身的孔明听着下属的报告,皱了皱眉。

庞统,庞士元……孔明的眼深邃,若有所思。

庞士元进来时,就看到自己素未谋面的小师弟一脸深沉的看着自己。那眼,竟是和华元化认真时一模一样。
果然是师兄弟。庞士元腹诽,看看孔明俊美无双的样貌,再想想自己,真是分分钟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。

呼……庞士元长出一口气,面对自己小师弟丝毫不减的审视,开口道:“在下庞士元,因着家乡被乱军攻破,失了容身之处,幸得友人相荐,来贵地谋求些许容身之处,望贵地收留些许。”没错,若是做不到睁着眼晴说瞎话都不带红脸,又怎的配得上凤雏之名。

孔明依旧不语,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人一定有猫腻,只是他的直觉也告诉他,留下这个人,利大于弊。
那么好吧,他暂且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回。

“我处不留无用之人。”诸葛亮淡淡开口。

庞士元刚想开口,便又听得孔明道:“只是你既然能得云使相荐,便定是有些才能,也罢,你便留在这里,先随我云使熟悉一段时间。”说着,神色蓦地严肃起来:“若是你没有让我留下你的理由,那就是云使也保不了你。”

“承蒙少主不弃,士元当竭尽全力。”庞士元面上感激,只是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这小师弟当真难缠,华元化好歹是个医者,平日里不过给张药方,遇到什么问题过来看一眼,问题是,问题是!他可是要“加入”云殿,日日面对孔明的啊啊啊啊啊!庞士元瞬间感受到来自师傅的关(e)爱(yi)。

算了,总算第一步是完成了。

殿里的人都知道,云使又向少主荐了位能人,智谋绝代,只是其貌不扬。少主对这人也是器重得很,一来便将他扔到云使手下,这下两人可是看对了眼,天天和睦相处……怎么可能!原本一个云使已经很变态了,现在这位“能人”来了,云使可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,只是苦了他们整天听着这两人的辩论。讲真的,他们这些人表示真是分分钟感受到来自学霸的智商碾压。就别说辩论的内容,便是辩论的主题,他们都闻所未闻。

智商被碾压怎么办。在线等,挺急的。

孔明倒是毫不在意,这两人如何,与他何干?若不是父亲临终前指定不过四岁的他为云殿之主,他那里会接下这个担子?就是以他现在这淡漠的性子,哪里会管这些,当时不过是乏了,便草草应下罢了,只是这两人当真是聒噪,三番五次扰他清净,只要遇到什么问题争执不下,便定要分出个子丑寅卯,结果往往是闹到他这里,不论是自己来求,还是别人来报。

真是……孔明生平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,至少现在,他没有看到这人的利。

罢了,这些事,与自己何干。